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西北熱線 > 新聞 >  正文
投稿

我的前半生

2019-12-24 10:32:32 來源:互聯網

  有些故事我很少提起,可能是因為“它們”到現在都還沒讓我釋懷。我一直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我只需要捂著雙眼,過好當下的每一刻,不去回憶,好好努力也好好奮斗。所以這么多年在外生活,對我身世了解的朋友幾乎沒有。

  而現在,有一個活動。他們讓我站在舞臺上和所有人講述那一段段的過去。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戰。但,我又想,這可能也是救贖我的一次機會。突破了這件事,敢于把自己的傷疤公布在陽光下,“它們”就會真的過去。

  于是借著這個機會,我大概講講我前半生的故事。

  01

  —

  我的童年

  我叫胡磊也叫胡澤秀,我出生在蔚縣南山腳下一個叫石荒的小山村里,和它的名字一樣,我們那里貧窮荒涼。我家祖祖輩輩都是普通的農民,全家只靠父親種地生活。家里永遠都有還不完的外債,借不完的錢。窮成了習慣。

  “這張照片是過年的時候拍的,那個穿著小棉襖的小男孩就是我。旁邊是我堂哥和堂姐。春節,人人都穿著新衣服,可我的棉襖已經穿了四五年了,褲子是用二舅的舊褲子改的,大棉鞋還露著腳指頭。攝影師說我看起來太突兀,于是借了一頂帽子給我,帽子是大人的,戴在我的頭上,寬大又沉重。”

  摘自我的日記:

  “反正在我小時候的日記里,只要到過節的時候,到交學費的時候、到六一兒童節的時候、記錄的全部都是貧窮的苦惱。”

  但是,不管家里如何貧窮。我的童年也過的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甚至比村里的孩子們都“富足”一些。我的家庭不富裕但很幸福,所以很多時候我感知不到貧窮的意義。我的母親是個特別的人,她喜歡畫畫,唱歌,喜歡帶我去體驗這個世界上那些細小的美好。她教我唱歌,我們一起作詩,寫生、看云彩、采野花……在那個封閉的村子里,我的母親活的有點太過“美好”。她總是把家收拾的一塵不染,在地上灑點水,在瓶子里插幾朵野花,聽著錄音機里播放鄧麗君的歌曲。

  摘自我媽媽的日記:

  “她這樣說,我們家不追求物質上享受,而是去尋找更多精神世界的飽滿。”

  后來母親懷孕了。那也是我和母親相處最多的日子。

  摘自我媽媽的日記:

  “那段時間母親身體總是不舒服。我僅存的一點感恩就是老天給了我一段可以照顧她的時光。”

  “父親當時在一個煤礦挖煤,母親說這個孩子是上帝安排的幸運。”

  自此,我的童年仍然懵懵懂懂,單純美好,像母親一樣善意的和這個世界的一切交手。

  02

  —

  撐起這個“家”

  然而這一切的美好都在我13歲那年突然支離破碎。13歲那年的春天我的母親突然難產去世。瞬間,整個世界突然變了顏色,那種類似灰褐色的世界是我無法形容的,在里面摻雜著走來走去的白衣服,也摻雜著土黃色的棺槨和金色銀色的紙元寶。

  一切形容美好的詞語都從我的世界消失了。

  母親走了,雖然那時的我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她留下一個她新買的包,米黃色的,里面除了一面她平時最愛的鏡子以外只有五塊六毛錢。她留下一個嗷嗷待哺一直哭鬧的妹妹,在炕上哭著叫著。她留下完全奔潰了的爸爸,他臥床不起,一直鬧自殺。家里突然來了好多好多人,大家都忙碌著,完全忽略了在角落被這一切嚇壞的我。

  大腦中一個聲音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像一個夢一樣,都會恢復的。所以我沒哭,我總說媽媽還會回來,院子里的花朵還會再開。姥姥說村里好多人罵我,說我不孝敬沒良心,但是我還是沒哭,我假裝一切還是原來的樣子,生怕有人打斷了我幻想的這一切。

  馬上就到了下葬的日子,他們晚上要抬著母親的棺槨在村子走來走去搞儀式,他們要讓我扛著一根上面掛了很多白紙很重的桿子在前面帶路,村里的人都會圍觀,為了不讓村里人繼續笑話我,有人提議在出門之前打開棺材讓我看看。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幕,那是我距離死亡最近的一刻,即便到現在我寫這段文字的時候,心還在顫抖還在逃避,盡量不去回憶。

  一個粗壯的大手把我提到一個凳子上,另外一只大手打開了棺材,還有一只手按著我的頭,把我的臉推向母親的臉,我看著躺在棺材里的母親,那是我們的最后一次見面。她穿著不好看的衣服,她沒化妝,她被裝扮的又老又土,我知道這些她都不滿意不喜歡。我喊了一句媽媽!她沒有像以前那樣回答我,我小心翼翼的又叫了一聲,過了很久她還是沒理我。我哭了,從那一刻起,我一直在哭,哭的撕心裂肺,大人們終于松了一口氣,我好似也明白了什么。

  從那天開始我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從那個懵懂少年變成了一個大人,一個十三歲的大人。我看著周遭破碎的一切,只有一個想法,不能讓這個家沒了。我用母親留下的五塊錢買了一個手帕給妹妹做個了一個帽子。我喂了院子里的豬和雞。我是那么的冷靜又那么的絕望。“我要撐起這個家,撐到媽媽回來。”

  所以,為了養活這個家,養活妹妹爸爸也養活我自己。我拿出我春節53塊的壓歲錢決定一個人去北京打工。

  摘自我的日記:

  “當時我在車里緊緊握著我的書包和車票,我幻想著那個可以改變我命運的大北京。”

  車到了站,我自己傻眼了。這里和電視上演的完全不一樣。

  很多人拉扯我讓我坐他們的車,我被嚇壞了,隨著人流上了一輛不知道開去哪里的公交車。車窗外都是繁華,我的手太黑了,不敢扶扶手,被車搖的晃來晃去,不小心踩到一個叔叔的褲子,那時的我甚至連個對不起都不敢說,我看著他,眼里應該是抱歉吧,可是他卻踹了我一腳。

  北京好大,大的像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里我一個人都不認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了天安門,我激動壞了,這是我在北京唯一一個認識的建筑。下了車,我就坐在天安門廣場哭了好久。

  那一晚我就睡在地下通道里,天剛亮我就學著《打工妹》里面的樣子去找工作了,我想找個洗碗的工作。

  可是因為年紀的問題,我一直碰壁,還迷了路。我總在幾個餐廳來回轉悠,從早上一直到傍晚,一個打掃衛生的阿姨說孩子你已經來過我們這了,你年紀太小,不行。她塞給我一個肉夾饃,她說你坐上9字頭的車去郊區吧,在市區你這個年紀找不到工作的,那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肉夾饃。

  于是我一個人到了郊區,開始了我流浪的生活。睡在馬路邊,大橋下。吃不飽穿不暖被人欺負都是常有的事,我總是能看到同齡人的孩子被父母牽著享受家庭幸福,而我自己成了社會最邊緣的孩子,人們見到我都會捏著鼻子繞著路走。

  那段時間為了活著我什么工作都做過,刷廁所、當小工、搬磚、做電焊、刷油漆,當時我體重還不到80斤但是100斤的水泥我每天能扛好幾車。總有些好心的叔叔阿姨會來問我。問我為什么不回家,問我辛不辛苦,他們總說這活對你來說太辛苦了,快回家找爸爸媽媽吧。

  那會我還不太懂什么是辛苦,但是每當他們提起爸爸媽媽的時候我總會心里一顫,悄悄流淚,我想家,但是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發生了什么。每天寫日記的時候都會寫很多很多遍媽媽,寫很多很多遍家。

  回家成了一個夢……

  摘自我的日記:

  “我總是給同學給家人寫信,那是我唯一的寄托。”

  “寫日記成了唯一的釋放途徑,可是那時候甚至連個筆都買不起。”

  后來,我在一個農家院找到了工作,我在那里負責殺魚,我每天都殺很多很多魚,但是殺生對于我來說是最大的折磨,我每天都讓自己活在癲狂的狀態才可以下的了手,那段時間我一口魚肉都不敢吃,每天晚上都在懺悔。

  但是因為我和客人交流的很好,農家院也缺人手,老板就讓我開始當服務員。我在北京沒有親人,我把每一個客人都當做我自己的親人來對待。客人們很喜歡我,他們知道我喜歡畫畫都帶我去看畫展,知道我喜歡唱歌就送我吉他……打掃衛生的阿姨知道我喜歡讀書就把她女兒的書帶給我。他們都說,你這么聰明應該去上學啊。慢慢的我看到越來越大的世界,也看到了越來越大的曙光和希望。

  “這是我當時的房間,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因為我可以不用睡馬路了,這是我的床,上面有我最愛的吉他和周杰倫。”

  三年時間,我成了這家酒店的經理,我稍微有點錢了,于是我也有了更大的決定,我想去讀書,我想去追求那個更大更絢爛的世界。

  “當時為數不多的照片,我在撈魚。”

  03

  —

  知識改變命運

  到市區讀書是我人生中一次重大的決定也是改變命運的決定。辭職后我一心撲在了求學的路上。我每天打四份工才可以養家,養活自己還能,所以那四年,我幾乎沒怎么睡過覺。

  每天凌晨4點我就要起床去早點攤工作,早上9點我要去做電話銷售、下午下班后我要去讀書、晚上9點我要去賣麻辣燙、凌晨1點我還要去酒吧唱歌、一直到3點我步行回到家已經快要四點了。每天都很辛苦,但是一點都不黑暗,每天都充滿了陽光和希望。

  那會我沒錢吃飯,我總是買幾顆大白菜沾著醋吃饅頭。開始的時候我住在地下二層一間只能放下一個門板床的小房子里,后來沒錢了我又搬到了公園里,反正我也習慣了。有一次感冒發燒了,昏睡在長椅上,被雨淋醒的時候已經過去一天了。

  我很感謝,感謝在這中間很多很多人幫助我。小區門口開書店的阿姨幫助過我,她知道我愛看書需要看書,就在每個周末的晚上把我鎖在書店里。麻辣燙的老板幫助過我,她總是把當天剩下的食物給我吃。房東幫助過我,他后來讓我免費用熱水。同學們幫助我,他們給我被子和衣服。保險公司的哥哥姐姐們對我更是照顧,她們從來不讓我花錢,帶我去逛去玩,去吃飯。

  我很幸運遇到了這么多好人,我就在大家的幫助下堅持了下來。2008年我順利的畢業了。并且同時我還拿到了美國上市公司的工作機會。我成了一名白領。

  到了公司,一切都和電視上演的一樣,干凈明亮,人們拿著文件走來走去。

  當時我知道自己的起點低,所以我總是告訴自己”笨鳥先飛”。所以當別人下班的時候我在加班,別人放假了我還在加班,我甚至很長時間都住在公司。到現在有人聊起我的時候都覺的我永遠不回家。我不斷的努力學習和工作,五年時間我拿了二十多個榮譽證書,不斷升職最終成為這家公司最年輕的管理,我管理著全國二十幾個分公司的行業ka客戶,我開始有錢了,我帶著家人到處旅行。我在北京買了房子。人人都覺的我成功了。

  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不安分,我從來不是一個安于現狀的人。還年輕應該繼續和抵抗命運。后來我毅然辭職,先后兩次創業,和我的伙伴們披星戴月,吃了很多苦,也創造了很多奇跡。

  最終創辦了年收入破億的平臺和國內第一家為候選人服務的人工智能公司。我被邀請到全國各個企業和的大學授課2萬多場,媒體爭相報道,我成了周遭年紀最小的CEO,我拿著百萬年薪,在北京過著別人眼中成功人士的生活。

  身邊的朋友說,這下你該休息了吧,你都這么成功了。但我知道,就在我內心深處,還有一個愿望,那就是回家。

  從13歲離開家門的那一刻起,我無時無刻的都在想家,我每分每秒都在想著回家,而現在我時候回家了。

  04

  —

  回鄉之路

  2018年我不顧朋友和家人的強烈反對,放棄了北京的一切,回到了家鄉。

  看著家鄉的貧窮和落后,我暗自發誓,我要改變這一切。我不單要改變這里經濟上的落后,我更希望改變的是家鄉人民精神世界的荒涼。

  我到母親的墳前講了講我的故事,我給母親寫了一首歌,發了專輯,然后告訴她我回來了。我回家了。

  考察了幾百個村子,第一站我沒選擇自己的村子,而是選擇了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省級貧困村。在那個山溝里我創辦了"不荒"這個品牌,我希望我的農村和家鄉再也不要荒涼了,我想在農村和城市之間修一坐大橋。

  然而回家創業的困難超過了我的想象,預想到的資金、技術、人員的困難都已經不算什么了。家鄉人的質疑和阻攔成了我最大的痛苦。

  我說要在村里蓋民宿,他們覺的我是傻子,我要做農村旅行他們以為我要占用他們的耕地。我回鄉考察,有人把我車的四個輪胎都扎了。開展工作遇到了不可思議的困難。同時網絡上罵聲一片,身邊的人也是無盡的嘲諷。

  那段時間好像大家都覺的我瘋了,到處都有人說我是騙子,有人在我爸的酒桌上和我爸說你兒子是騙子,有人特地去我姥姥家和我姥姥說你外孫是騙子。朋友們說我腦子壞了。我家人找我談他們說:你快回北京吧,咱們家丟不起這個人啊。

  “我就住在村民家,我不給他們講課,而是一點點的影響他們。”

  那段時間我很失落,但是我知道我會堅持。因為我知道我回來就是要改變這些。

  我投資了近600萬,在那個沒水沒電沒網絡的地方蓋了我第一個民宿,資金有限,我和團隊的小伙伴們就親自動手,零下三十多度,小伙伴們的手都凍傷了。我是吃過苦的人,而他們都是來自富裕家庭的孩子,為了這個夢想和我一起在工地當小工,即便這么苦,到現在都沒人和我抱怨過一句。

  可喜的是,我們的民宿一開業便火了,就是山溝里的一個普通的小院子,我們的價格可以超過五星級酒店,就是這么貴的價格我們的民宿到現在都爆滿。各個國家的游客都慕名而來,讓這個不為人知的村子一下子火了起來,游客們不單單來住宿,我們還安排他們和村里人互動,吃農家飯,體驗四季的變化,村里的老書記握著我的手說這樣的好房子他做夢也夢不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好事,人家來幫我干農活,還給我錢。村子很快脫了貧,而且未來會越來越好。

  我們的人工智能app不荒·田家也在商店上架了,農民的農產品被銷售到全球各地,讓農民的收入翻了5倍。

  短短半年內我們相繼推出五個大品牌,我們拿到了美國近千萬的融資,獲得多個大獎。現在加盟400多個民宿,推出幾百種商品。現在公司的市值已經超過一個億了。

  民宿第一個春節我自己值班,我讓小伙伴們都回家過年了。早上天剛亮,就有人來敲門,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村里的大爺大娘們,冒著雪,他們端了一大臉盆餃子來看我。大爺說:小胡啊,這半年苦了你們了,大過年的還不能回家,大爺們心疼你。

  那一刻,我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好像半年所有的苦都值得。我說:大爺我小時候過年都一個人在公園里過,今年有你們陪我,真好。

  “大爺大娘們送來的餃子。”

  “把科技埋在農村”,“農村的開發需要放大而不是覆蓋”,“把一個村變成一個有機體產品”……我們推出多個鄉村振興的概念和方法,改變了一個又一個農村。

  鄉親們都開心的笑了,而我終于實現了自己的承諾,把別人眼里的荒村變成了綠洲。

  我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為了讓更多的年輕人和我一樣有夢想也有實現的技術,2019年我成立了家鄉的青年商會,來自全球各個地方近400多個年輕人們都關注了我們。我把自己的所有資源和知識都給了他們,建立商學院體系給他們上課,建立創業孵化體系給他們商機,幫他們融資。我希望讓他們和我一樣可以為家鄉為國家貢獻自己的青春力量。

  05

  —

  我的前半生

  這就是我30年的人生,美好的像個孩子,堅持的像個傻子。

  我經歷過太多苦難,坎坷。我也擁抱過陽光和山河。

  我的夢想被我一個又一個實現,我開了畫展、出了專輯、開了演唱會、出版了小說,也創建過商業帝國。但最讓我開心的就是,我終于回家了。回到那個我離開很久很久的家。

  我在大城市闖蕩,但我終究會埋在家鄉。

  我特別感謝生命中那些幫助和溫暖,他們讓我懂得感恩,讓我相信美好永遠不會缺席。

  我更感謝生命中那些困難和苦楚,他們讓我堅韌,讓我懂得堅持和努力的意義。

  我特別想告訴和我一樣在奮斗的年輕朋友們,永遠不要懷疑努力的意義,因為努力這件事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在我們很長很長的人生里一定會經歷很多很多困難,很多很多的無奈,也有很多很多看似無盡的黑暗。

  但是,不管你在遭遇什么,請相信我,跑下去,天一定會亮。

  我們只需要把每一天都活的純真爛漫,鏗鏘有力。我們只需要毫不吝嗇的綻放,綻放出一個屬于你自己的無悔人生。

  我叫胡磊,也叫胡澤秀。

(正文已結束)

免責聲明及提醒: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責任編輯:喜羊羊
推薦閱讀
TAG展示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營銷服務 - 本站歷程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2002-2015 西北熱線版權所有 本網拒絕一切非法行為 歡迎監督舉報 如有錯誤信息 歡迎糾正
外星大袭击游戏
500赛果比分直播 24500皇冠比分版走地 皇冠网即时指数 黑龙江省36选7彩票开奖查询 世界杯比分专家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 脱兔电竞比分网 浙江20选5开奖 北单 江苏麻将怎么下载不了 浙江6+1 兰州麻将怎么打 现在只有河内5分彩 金斧子配资 皇冠比分会员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势